• <s id="eui6u"><div id="eui6u"></div></s>
  • 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

    首頁>影視>資訊

    《周處除三害》:不只是“爽”片

    2024年03月09日 14:50  |  來源:齊魯晚報 分享到: 

    作者:張昊志

    蟄伏近十年后,導演黃精甫的最新電影《周處除三害》上映。正式上映僅6天,影片票房已突破2億元,成為接力春節檔的票房新星。評分網站上,影迷們一邊感嘆著影片直截了當、讓人腎上腺素狂飆的“奇觀”式動作場面,一邊為主演阮經天極具層次感的表演拍手叫好。作為近期熱門影片,“槍”作為貫穿影片始終的重要意象之一,或許能為我們叩響深入理解的大門。

    和觀眾“斗智斗勇”

    口碑發酵后,電影《周處除三害》曾多次登上社交平臺熱搜,不少影迷對主角的子彈為何總是“卡殼”興趣頗深。有人從邏輯上分析,認為先前陳桂林僅僅是將武器用布條簡單包了幾圈就埋進土里,很容易因受潮而導致不能擊發;有人從子彈的來源上考慮,認為黑市渠道的子彈質量參差不齊,出現幾枚“啞彈”也是情理之中。歸根結底,電影作為“第七藝術”,其中必然存在著某些藝術化的表達,時不時地“卡殼”,正是主創們為挑動觀眾神經而精心設計的“意外”。

    在電影放映的過程中,觀眾的視點只能聚焦在銀幕上——即經由導演編排后的世界,觀眾在觀看影片的過程中,會結合自身經歷和觀影經歷而不自覺地產生某種期待。比如在現今的愛情片里,女主過馬路朝男主跑去,觀眾會不自覺地擔心女主被車撞;古時曹操敗走華容道,一笑便能笑出一次伏兵,足足三次。在《周處除三害》最后的高潮段落中,觀眾的心陪著剛從黑暗中破土而出準備復仇的陳桂林回到教會,一聲“林祿和”伴隨舉起的手像是要完成宣判,但第一槍竟然就卡殼了。此時信徒向陳桂林飛奔而來,觀眾不自覺地聯想起了幾分鐘前主角正是被信徒控制塞進棺材,危機驟然而起。但隨著第二聲槍響,前來“救駕”的信徒倒在一邊,驟然而起的危機也在瞬間解除。隨后林祿和仿佛無視陳桂林手中的槍般直直走來,當觀眾認為林祿和作為最大反派將要展現其手段的時候,林祿和卻又被輕而易舉地放倒在地。作為影片高潮開始前的這一小設計,反套路、反預設的安排,充分地調動起了觀眾的情緒。

    宣讀完林祿和的罪孽,等待其簡單的辯解之后,“替天行道”的陳桂林說,只要接下來的九發子彈都卡殼,自己便離開這里。前兩發空槍,林祿和露出了自信的表情,觀眾懸著的心剛剛要放下,第三槍猛然響起,林祿和伏誅,戲外的人也不由得打個冷戰。陳桂林以為自己結束使命,走下樓梯正準備離開之時,歌曲《新造的人》再度響起,將影片推向最終的高潮。最后段落中的“卡殼”,起到的則是緩沖情緒的作用,有的信徒在卡殼后選擇迷途知返,有的信徒卻仍執迷不悟。信徒們不同的反應和結局,豐富了影片的層次感,也使情緒上的過渡不顯生硬。

    深層次的象征

    槍作為文藝作品中較為常見的意象,其符號化含義在國內外電影中被反復提及。例如2002年由陸川執導、姜文主演的電影《尋槍》,槍與社會地位、人格尊嚴等概念高度綁定,主角丟槍的同時代表著失業、在社會中抬不起頭,歷盡艱險的“尋槍”,則代表其找回自我價值的過程;2019年新海誠導演的《天氣之子》中,從天而降的槍為男主提供了更強的力量與情感宣泄,影片高潮的對峙中,幼稚的話語與代表成年人的武器一同響起,對比的張力讓一切表達都變得更為清晰。

    在《周處除三害》里,槍首先是人物反應的外化。發廊刮胡子的對手戲中,香港仔的刀片已經抵到了陳桂林的眉毛,劍拔弩張的氛圍仿佛在告訴觀眾下一秒他們就會打起來。這時借由小美的視角,我們看到了鏡子中映出的潛藏在理發布下的槍。陳桂林表面處于被動之下,實則暗藏殺機;看似只身犯險,實則游刃有余,經驗老到的黑道殺手形象展現無遺。

    在《周處除三害》中,槍也象征著權力的轉變。開場的追逐戲中,陳灰在與陳桂林的廝打中敗下陣來,陳桂林逃走時奪去了陳灰手中的槍,審判的權力借由槍轉移到了陳桂林的手里,這才有后續對通緝令上另外兩名逃犯的追殺;隨著陳桂林自首時將槍交還回陳灰,代表這時被審判的對象變為陳桂林。而這,也引出了槍更深的一層含義。槍是槍,但又不僅僅只是槍。為什么開場圍著一幫小弟?陳桂林槍殺鐵頭哥之后可以輕易地揚長而去,為什么要與香港仔貼身肉搏之后才用槍處決?為什么在禮堂面對數量眾多的信徒時沒有更多的人反擊?在這部戲里,沒有對射槍戰,只有塵埃落定時發出的響聲。是主創們邏輯上考慮不周嗎?其實未必。在這里,槍不再是武器,而是具有某種審判力的“神器”。

    《周處除三害》的故事中,“鴿、蛇、豬”三種動物對應“貪、嗔、癡”,象征著三名通緝犯。兩次人生的重大抉擇前,陳桂林都要借助關圣帝君的指示。這似乎正在暗示我們,槍不僅僅是武器,而是代表著對“貪、嗔、癡”等惡之根源更高緯度的審判。也正因如此,影片的結局是也必須是陳桂林自首后受槍決,不是自殺、不是意外身亡,身為“癡”的陳桂林必須受槍來審判其罪惡,使整個故事對于“貪、嗔、癡”的破除達到圓滿。

    取得獎項與票房雙豐收的《周處除三害》,并不是一部簡單的“男頻爽片”。影片定格在處決時陳桂林的臉上,以一聲槍響結束,但給觀眾帶來的對于善惡、欲念等問題的思考仍縈繞心頭。在高關注度之下,對《周處除三害》也有批評的聲音,比如影片對張貴卿、陳灰兩位角色的著墨不多,女性角色仍然囿于“被拯救”的困境,片中仍然存在一些邏輯、動機上的疑問等?!吨芴幊Α纷鳛槿〔挠谑窌浼械墓适?不足之處的確存在,但總體來說瑕不掩瑜,其精巧又不失干練的視聽技法,對自我存在、欲望與執念等更高維度問題的思考,為日后的華語犯罪題材動作片提供了更好的范本。讓觀眾因為奇觀進入影院很簡單,讓觀眾在燈光亮起時仍回味無窮不愿離去,則需要創作者們更多的努力與思考。(張昊志)

    編輯:位林惠

    欧美男同GAY猛男免费,每天都想弄湿你(高H),暖暖 免费 高清 中文视频在线观看,将夜琪琪免费神马影院